西红柿没有戏

善良的漫長

你的網誌停了很久,我猜,那是因為這段日子以來,你正學著面對一段很艱難、很複雜的變化。

老實說,我也看的出來——你很不適應。

 

曾說過,你的人生目標是要當個「好人」。高中時,你偷偷在一張論點單的背面,寫下了你對好人的定義……那包含了寬厚、溫柔與自我約束,包含了要讓自己懂得哭,能逗別人笑,堅持著容易破碎的的夢想,並盡量貢獻你的擁有與才華。

  

關於這一點,我也勸過你:因為這樣的目標不但缺乏競爭力,甚至,還經常無法讓你保護你自己。可是,你不管,你任性的令自己柔軟,任性的相信別人的良善,任性的輕易接受背叛,任性的在決斷的邊緣……兩手一攤。

 

你堅持要當個好人,因為你不想變的冷酷強悍。

你不想變的跟她一樣。

 

所以這些年來,你一直學著等待,絕大多數的時候,你都要先完成十幾件無意義的事,才能換來一次機會,去做幾件有意義的事。

你安慰自己,說這就是為什麼學生要應付著乏味的作業,而老師要應付著乏味的哀求;這就是為什麼男孩要應付著乏味的玫瑰,而女孩要應付著乏味的藉口;這就是為什麼群眾要應付著乏味的召喚,而英雄要應付著乏味的握手……這並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哲理。

這只是人生之所以會漫長的原因。

 

而我當然還記得什麼是漫長——這是個你最迷戀的字眼。國中學《離騷》時,你讀到了「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雖然除了粽子,我相信你從來沒喜歡過屈原和他的牢騷,但從那天起,你卻再也忘不掉這句話。

因為那是第一次,你透過屈原的遭遇與字句,感受到了藏在「漫長」這兩個字裡,那種無生命的倔強,那種帶著強烈魅力的無方向,那種鮮明而具體的遺忘,那種乾乾淨淨的心慌。漫長是一種侵略性的等待:行百里者半九十,所以你的每一步,都承諾著下一步;然百里之外猶百里,所以你的下一步,都欺瞞著每一步……

  

  

 

而恐怕,這也是你所能犯下的,最善良的罪了。

不是嗎?

来源:黃執中

Superheroes

這首《Superheroes》,作者是Morten Mulvad。

由於超級英雄的主題,永遠都命中我的甜蜜點,所以特別拿來跟大家分享——怕有人英文不好,甚至還勉強翻譯了歌詞。

 

 

 

Hey mom, please tell me and don't you lie

  

嗨,媽媽,請老實地告訴我

  

 

cause I need to hear from you, everythings gonna be alright

  

因為我需要從妳那兒聽到……這一切都將會沒事

  

  

 

and do you think, there's a chance, that on a long and lonely night

  

妳是否認為,趁著某個漫漫長夜的機會

  

 

that even superheroes breaks down and cry

  

即使是超級英雄,也會在喘息時流淚

  

  

 

do you think, superman could cry, over a super broken heart

  

妳是否認為,超人也會流淚……在經歷過超級的心碎

  

  

 

and batman lies awake wondering where his true love are

  

而蝙蝠俠會從夢中醒來,徬徨於他的真愛何在

  

  

 

and do you think spiderman sometimes feels a bit insecure

  

妳是否認為,有時候,蜘蛛人也缺乏安全感

  

  

 

and ironman has an ironheart waiting for love so pure

  

而鋼鐵人,有著鋼鐵心,等待著純粹的感情

  

  

 

Cause tonight it would be alright

  

因為今晚,這一切都將被撫慰

  

 

if I knew that even superheroes cry

  

如果我知道……連超級英雄也流淚

  

  

 

that even superhero eyes

  

即使是超級英雄的雙眼

  

 

that even superhero eyes could cry

  

即使是他們,雙眼依然可以流著淚

  

  

 

Hey mom

  

嗨,媽媽

  

 

do you think even the mighty king, sometimes sleeps with the lights on

  

妳是否認為,就算最威武的王者,有時也得點著燈才能入眠

  

  

 

and the monster hiding under my bed, cries just because it misses its mom

  

而藏在我床下的妖怪,它的聲音,只是因為思念母親

  

  

 

and do you think the incredible hulk, could be scared of the big roller coaster in the park

  

妳是否認為,強大到不可思議的浩克,或許也害怕坐雲霄飛車

  

  

 

and the daredevil, peter pan and capt. america also is afraid of the dark

  

而夜魔俠、彼得潘、和美國隊長……其實同樣怕黑暗

  

  

 

Cause tonight it would be alright

  

因為今晚,這一切都將被撫慰

  

 

if I knew that even superheroes cry

  

如果我知道……連超級英雄也流淚

  

  

 

that even superhero eyes

  

即使是超級英雄的雙眼

  

 

that even superhero eyes could cry

  

即使是他們,雙眼依然可以流著淚

  

  

 

And do you think, the joker sometimes looses his smile

  

妳是否認為,有時候,小丑會失去他的笑容

  

  

 

and the biggest baddest meanest guy, could cry just for a little while

  

而連最大、最壞、最卑鄙的惡棍,都有偷偷哭泣的時刻

  

  

 

please tell me and don't you lie

  

請老實地告訴我

  

  

 

Cause tonight it would be alright

  

因為今晚,這一切都將被撫慰

  

 

if I knew that even superheroes cry

  

如果我知道……連超級英雄也流淚

  

  

 

that even superhero eyes

  

即使是超級英雄的雙眼

  

 

that even superhero eyes could cry

  

即使是他們,雙眼依然可以流著淚

  

  

 

that even superhero eyes could cry

  

即使是他們,依然可以流著淚……在雙眼……被看見 

  


来源:黃執中

閉嘴,讓我們揮拳吧

下輩子,我希望能當一個拳擊手。

 

因為這輩子,我已經受夠了不明確的勝負與各說各話的輸贏,也厭倦了繼續期待旁人的判斷並保持自制的微笑,我不想再尊重所有人的不同看法並捍衛你們說一堆屁話的權力,更不想再花心思去解釋綿密的事理與曲折的人情。

我討厭一次又一次,在清醒中辨認胡說八道,討厭自己需要繞那麼一大圈才能夠抵抗錯誤的事情!

 

我只想練好輪擺式位移,然後用拳頭,捍衛我正義。

   

當然,學過辯論的你,屆時,可能會質疑我的正義有問題。

但當你趴在地上的時候,坦白說,那實在很沒說服力……

来源:黃執中

抱歉,我們在此分離

如果人生中的每個重大決定,都要想著會不會後悔,那麼,我將會寸步難移。

 

可是,親愛的,我想向前,無論上帝安排我面朝哪一邊,我都想向前。你懂嗎,親愛的,如果我的羽翼終於殘缺,那麼,我會咬牙割去翅膀,一步一步向前……如果我的雙腳開始淌血,那麼,我會願意趴進泥濘,一吋一吋向前……而如果,如果我最後一絲的力氣也用盡,那麼,我還有雙眼,我的眼光,仍將奮力向前。

 

你懂嗎,親愛的,我不會停,不會回頭,你能讓我下決定,不能讓我後悔,我會受傷,會痛苦……

但依舊繼續向前。

 

我知道,親愛的,我當然知道。我知道我錯過的每一條岔路上都有珍珠,我知道我身旁的每一扇窗後都有人哭,我知道我腳下的每一叢花間都有蝴蝶在飛舞。但即便如此,親愛的,即便有一天,我連雙眼都模糊,那麼,也請讓我的心思,獨自向前。

別問我能去哪裡……

 

我只是不想留在這裡。

来源:黃執中

別擔心,沒燈也有人

文章寫成,有些人看了,偶爾會想反駁。

通常,不會回應那些反駁。


因為看我網誌,您得理解一個基本原則:

那就是少爺寫文章,不管時事、善惡或心得,所表達的,永遠都不是論點——而是觀點。

 


 

論點,是強調「我為什麼這麼認為」。

觀點,是強調「我為什麼認為『還可以這麼認為』」。


論點,有對錯。

推論錯,結論就錯。

那是邏輯學。


觀點,沒有對錯。

同一件事,換個角度看,景色大不相同。

那是美學。

  

所以,當我說「世上沒有壞人」或「潘小姐其實沒做錯」時,文章的價值,是觀點。

你反駁,對我而言,沒意義。

真打反方,我或許還打得比你好。


你需要的,是理解……反駁前,先試著從我的角度思考,看看這個觀點,你能不能「通」試著去諒解化解甚至排解,而非只是想瓦解不同觀點。


每個觀點,都有盲點。

每個觀點,都是對方的盲點。


因此有些文章,我會把兩造觀點都寫出來,想呈現的,是視野均衡的美。

有些文章,我只寫單方,想突顯的,是曲徑通幽的美。

有些文章,觀點彼此衝突,很正常。



一個觀點,一套是非。


每個人,活一生,向前望,各人各領一盞燈。

他們存什麼念,便照哪條路,是非清清楚楚。


但辯論人,活一生,永遠左右擺盪。

在此岸,望彼岸……四野茫茫,他們念念不忘。


沒燈也有人。


若說,心底還盼著點回響?

那,他們自己會換持方。

来源:黃執中

留下

你有無價花瓶一座,存在銀行保險箱,開車去取,幾年看不到一次。

跟捐給博物館,搭車去,一年看個幾次,有什麼差別?


有,銀行那座花瓶,你可以砸!

唯有在砸的那一刻,才能證明……才能讓你感受到「花瓶是我的」。


不忍砸,只靜觀,世間遊人千千萬,跟你沒啥兩樣。

事物的價值,不在於保存,在於耗損。


凌晨寫文章,突然胡思亂想:

想哪天,我死了,這網誌會怎樣?


就一直像沒事般,安安靜靜地存在,不增不減,供後人如遺像般觀看?

思及,不寒而慄。


暗自決定。

離開前,一定要拚著最後一口氣——將畢生網誌刪光!


除了,這一篇留下。

来源:黃執中